面具底

Dear you know, change your word then your world.

【癌白】 終焉

景象反複跳入緊閉的雙目中。

他看到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事,那些白天時深藏的恐懼似乎爭搶著脫離沉眠。渾身披掛硬殼的陌生病毒猙獰地撕裂土地。
刺不進,他的刀刺不進。

血球們掉進城市中央的黑洞,無助的目光僅僅與他相接一秒即被漩渦吸走。從此不見。
只差那麼一點而已,他的指尖擦過一個人的皮膚。卻終究無法挽回。

牆龜裂開來。斷垣殘壁的呻吟聲此起彼伏,尖銳又刺耳,骨髓裡竟豎立起一棟棟碑石,像在祭奠這具身體最後的時刻。沒有故鄉了。
細菌在叫囂,器官歎息不語。

他緊握刀柄的手顫抖不已,血沿著肌肉的紋理流落,滴到地上,沒有聲音。

是第一次如此深地感覺到無力?
只能是最後一次了?

他不甘心。不可能就這樣結束。
不是認為身體沒有失守的一天,但免疫細胞的尊嚴不允許讓它發生在自己活著時。
 
 
 
白光明明滅滅。
 
  
  
很久以前,小小的白血球們就吱吱喳喳地討論著長大後要葬身在戰場上,那必然是最帥氣的。
當時1146沒有說話。如果可以,他希望沒有戰爭。自己能喝著熱騰騰冒著蒸氣的麥茶,在陽光下閉目而一睡不醒。

沒有和平共處的方法嗎?
曾這樣問過大人,對方搖了搖頭。

是的,嗜中性球,你的宿命就是殺戮, 直到某天與某位敵人同歸於盡。 在死去之前,為了他人而活。
 
 
 
刀留殘影。

 
朦朧中, 好像有一個身影穿越霧氣走來。它撿起他,緩慢地拭去他臉上的血污。
那是一個孤獨的風景。 它將他擁入懷中。
時間凝結。

1146從噩夢驚醒,猛地坐起,滿額汵汵。他喘了口氣,脫下早已被汗水浸透的貼身白恤衫。闃靜的半夜,熟悉的世界。毀滅並未發生。
月光淡淡拂過他背、腹,各部位的糾結疤痕。
 
  
 
白血球突然想起癌細胞寂寞的眼神。

评论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