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底

給路過的親愛的您 ——愿我們都被這世界溫柔地愛過。

最喜歡的CP: 一カラ/青火/帶卡/埼傑/Jokerbat/SpideyPooL/L月/賤炸(賀炸ok)/露米(RusAme冷戰組萬歲!)

其他覺得也不錯的:
火狙/愛鳴/紫木/丐蒼/明蒼/椅蒼(雀椅ok)/冬盾/SpockKirk/18D/泉新/御石/伽夏/R27/斑夏/右新/宗真(遙真/凜遙ok)/進瀨/秀業……還有但一時想不起來了

組合喜歡 黑瓶/筋肉松等等 ……不好意思打得手累真的一時想不起來啦坑太多(被揍

總之——請不客氣地隨意搭訕!(這人想被搭訕
想與更多愛著二次元的同好們交流。

-----

超愛盜筆但不腐盜筆。鐵三角王道,小哥天命。#你的傳奇自成一個世界#
【永遠的盜筆】
起靈不朽。
小哥請讓我用餘生愛您。
#張先生係我條命#
/
[ 他是天空的海洋的顏色 ]
[ 佔據了我整顆心的 最溫柔的 藍 ]
/
#我想看光組每天幸福的汪汪汪(ONE ON ONE#
藏青色和石榴色真是太美了
/
友寶寶一生推
/

Dear you know, change your word then your world.

【短短的中二自介·關於本命們】

這邊的個人簡介只能看到我萌的一堆腐cp,覺得也要說說單角們。
可以叫我羽,基本上所有坑都不拒同擔。

天命小哥,2012年開始的。多久也好,似乎只要單純看到或聽到他的名字、相關資訊,仍會心臟病發。
感覺隨著時間流逝,對這個人的愛只有逐漸一分一分增加和沉澱, 幾年前已發現自己不會再特別在人前提起他了,
大概是從不掛在嘴邊,卻永遠在心最深處。
人間看不見的絕色。
您的傳奇自成一個世界。

副推卡殿,本來已然是童年,在經過重看後更覺得一生都不可能逃脫。
永遠的旗木老師。
永遠記得讀您的故事時那股仿佛要撕裂的揪心。
非常喜歡您。

一直深愛著這兩個人,僅此而已。

其他也很喜歡的角色目前有カラ、火火、鳴人、L、Batsy、Spidey、埼玉、傑諾斯…… 一時只想起來這幾個。對了還喜歡狙擊手面具人、盾哥,以上不分先後。
由於之前兩位是特別的存在,所以基本算我"萌"的人物可以從這行開始計

接著就是數不盡有好感的角色,基本上每接觸一部作品都會找到其中某幾個角色特別欣賞 (前提作品本身質素過得去

上面都只在說二次元。我對二次元的定義包括所有平面創作、想像世界,電影裡的虛構角色(就是演員在演繹的那個角色本身)、小說、漫畫 等等,全包括在內

三次元沒有本命,但有一堆欣賞和敬愛的從事創作或藝術行業的前輩。(作家 漫畫家 演員 歌手 等等等

啊順便說一下在心中最高的幾部二次元作品,盜墓筆記、NARUTO、ONE PUNCH MAN、EYE SHIELD 21、BAKUMAN爆漫、ARIA水星領航員、黒子のバスケ……
C'est la vie!ヾ(* ´∀`*) ツ ✿

那麼看到這兒的親愛的你,以後請多多指教了。
【鞠躬】

那名男子好比一杯雪山頂的清茶。

若能揉碎時光,隨自己喜愛的方式撒遍腦海,能否拼湊出倒映着你模樣的湖。
或狹窟之中,或深洋底下,書裡你的肩頭挑起一切。比青銅門更厚重的是次元之壁。僅能以指尖拂過頁間你看似單薄的名字,怎我卻覺足矣。

顛簸朦朧的畫面搖搖晃晃浮沉於思緒,風吹過秦嶺那樹響起烈火舞動的聲音,劈啪喇啦。恍惚間,好像看到潘子倚牆一笑。
只是上一幕,你渾身浴血坐地垂頭安然地說:
幸好,沒有害死你。
頃刻間,已在號角轟鳴陰兵隊伍中回眸靜望,那一聲再見,好像已注定迴盪十年。
古樓機關裡,燭又滅了幾支。

曾反覆夢見你古井無波的眼睛,訴說著純粹的淡泊,教人安心,沉默竟是最可靠的溫柔。
他說過,這趟渾水勿蹚太深。但他們是必須蹚的,不然怎麼叫兄弟呢。鐵三角只是他他他義無反顧彼此交付的後背而已,時間因此有了意義。半輩子蹉跎在染成黑白的墓道裡。
你再惆悵只是嚼了根煙草。

後來年歲仍不徐不疾地流逝。都長大了,@沉澱了。我們和沙海的少年們一樣,努力把日子過的更好,嘗試在面對意外時處理得更順服點。偶然也會把牙關咬出血,但不濺點血,怎麼談人生。

唯有終究忘不了是你們的背影,即使不如初見也不減高偉。

感謝三叔,您用一支筆寫下一個時代,奠定了某些不變的感動。自己曾這麼狂熱地說過:你慢慢寫,我們用一生去追。現在想把同一句搬出來,致敬我青春的一大部分:盜墓筆記。

故事永不終結,情與青山綠水共長存。
我們是稻米,我們在這裡。

-

-

-
【關於起靈的碎碎唸較多 不好意思//
【圖為自繪 獻醜了。

丑蝠如此地可愛

"I hate you."

"I hate you too."

"I hate you more."

"I hate you the most."

"I hate you forever."

………………

…………

"I hate you."

……

【無題】(色松小短打)

·

·

·

他緊緊捏著那封重寫了無數遍的情書,小心翼翼、慎重而安靜地一步步踏上通往屋裡二樓的梯階。

他立到那人在的房門前。超級喵此刻也乖乖蹲自己腳旁,像在默默為靦腆的少年打氣。
 

於是深呼吸一口,他伸手摸上門把欲轉動推開。
  
  
 
門內幽幽傳來溫柔的吉他調子和著那人好聽的歌聲。
  
低低的、柔軟的,富有磁性。像小貓眼裏的漩渦;像夢裏深夜的搖籃曲。
 

他猶豫了。

第二十八次,停下撫在門把上的手。


躊躇著,他低下頭,想就這麼轉身離開……

可那人的嗓音又喚起了他心底的不甘:

  
「想告訴你,親愛的哥哥,想告訴你所有」
 

僵持著。他咬牙、肩膀顫抖。

 
所有累積的痛苦如暴雨般襲來,把自己凝結在這一秒。彷彿一切都要結束了 ——
 
 
他像被釘在原地,腦袋一片空白,空白,空白。
 



直至他聽到門內那人涓涓的歌裏,喃喃流過自己的名字。

【天亮進行時】

我恨那個熬夜到四點半才爬上床然後還一直聽音樂輾轉至五點半又突發病爬起床想看日出的自己……

但我愛這夜漸明的地方。

愛那第一輛駛出的巴士、第一艘啟航的郵輪,不知道司機在想甚麼?
愛那第一隻振翅的飛鷹、鴿子的第一聲咕咕,今天尋求的還那樣多?
愛那道上的第一批路人、第一盞熄滅的街燈,誰休息誰又開始奔波?

愛這第一抹灑落的陽光。
麻雀的叫聲從未停歇。

特別愛這天空。
紫藍交織融合。(刪)跟色松一樣美(刪)
最後蛻變為白。(刪)像他們的感情(刪)

你覺得它是逐點逐點褪下剝落,還是一層層被漆上新的希望?
 
 
  
世界早安。
雖然你的美好伴隨著殘缺,但我仍舊愛你

【色松】短篇,微虐

想起那集大宅中穿著浴袍的主人,還有別扭的面具殺人犯

說實話我真的很喜歡很喜歡這個設定啊,可怎麼找起糧來這麼難哎, 感覺都沒見過多少大大拿這梗作題的(淚
 
……

嚷完了來練筆(

·
·
·

他從來都把刀子揣在懷裏,緊緊、緊緊地握著。

指節被勒得痛痛的,像快要被壓爛,而那薄薄的一層皮更似是隨時都會因磨耗過度而碎裂、脫落不見。
這使指骨和刀柄之間,有一種零距離的錯覺。

那為何放不開呢?
 
因為早習慣了這樣的架勢、刀口舔血的生活,發現的時候,刀柄已經和手掌的皮肉結合在一起,怎樣也分不開—— 自己也逃不了了。
 
 
一開始真的單純為了要自我保護。
蜷縮起來,只露出背上的刺。
小時候曾聽過一個故事, 說刺蝟本來不是滿身刺的,很久以前他們族群是一團團的肉球。
當然,不會有人憐惜,
這個樣子只能被當成是食物吧。
後來就慘遭滅門了。毫不容情的追殺,說是天敵,其實都不過是獰笑著的陌生人。
他們讓他快走,他不走,瞪大眼睛站在那兒。
傷極了的小肉團,把自己支離破碎的心埋好,然後面無表情地拾起灑一地的利器安到了身上,向着敵人衝過去。
從此提起了刀子,握在手中不能再緊,紅著眼盯著一切接近而來的事物。
渴求的大概是同歸於盡。
但所有人都逃跑了,沒有人承受得起這滿載殺意的刺。

這也是再正常不過的。

 
慢慢地, 那放不下的刀像是為了報復些甚麼而狠狠纏住自身,他帶著死寂的眼神狼狽地展開殺戮。至此,萬物都變得混沌不清了,無論是自身存在的意義,還是活著的理由之類的。

儘管如此, 他仍掛著滿身的傷痕,沒有理由的、繼續蹣跚如行屍走肉般走在夜晚的這條街上。


沿著微弱的燈火前行,黑稠稠的小道盡頭有甚麼?

今晚是一間別墅。
 

以為會有奇蹟嗎,殺人犯怎麼可能得到幸福的結局。自嘲地想道,為接待者溫柔顏容的小小驚艷一瞬即逝。

事情又像往日的膠帶一樣悲劇僵硬地上演。

時機之刻,他掏出刀,抵住那人的背脊,在那耳旁低喃了句再見便要捅入。
卻一個不慎,讓人掙扎脫出了,才冷抽口氣,竟見他沒有逃開,反而轉回身,面對著朝這邊綻放出一個笑。
那時候,刺蝟感覺自己看到了這生以來見過的,最真摯、最乾淨、最純粹的笑容。
這不可思議的光芒一下子刺得他睜不開眼,於是他閉目。卻倏地感覺到「他」撲到了自己懷裏,撲哧一下,一直放在胸前握著刀的雙手和其上早已融為一體的刀子毫無阻礙的深深陷進了對方體內。

鮮豔的紅色在雪白的畫布上暈染開來。

「!」

他睜開眼,看到對方嘴角染血,五官卻舒坦又率然,那唇的弧度無比安詳。
他的肩顫抖著,顫抖著。滾熱的淚淌下來。

「為甚麼?」

齒間開合吐出的幾顆字帶着泣音。
 

「…… 就這樣把"它"留在我這裡就好,你已經,不需要再,獨個兒,苦苦地背負著了。

……你,可以…… 放下,了,哦……」
 

刀子從手中消失了,痛感從身上消失了。
「他」也從我的世界消失了
  
 
  
我怎麼不一併消失掉呢?
 
 
 

 
「混蛋,你帶走的……不止刀、罪孽,還有這顆血淋淋的心啊」


滴滴答答……

雨還在下。
 


 
殺人者不知道的是,暈乎乎沾血在倒地的人身旁寫下的自己的自首般的名字,在他走後被那顫抖的手指悄悄盡最後一絲力氣揉化了。
  
 

還有甚麼好說的呢?墮落者與已亡人的故事。
還待下輩子再續嗎?

 
假若如此,
來世我愿繼續作個收割靈魂的罪魁,保你永久平安。再握起那放不開的刀,也只為了等你再一次的救贖……


儘管,是救贖還是束縛?也早就模糊分不清了。
 


 
——
我不知道自己都寫了甚麼,謝謝親將就着看完!……

哈哈哈感覺那集的一松各種刷存在求智障警官們(?)抓自己回去槍斃因為他要和愛人團聚啊哈哈哈哈可是最後實在等得不耐煩忍受不了於是就自己跳樓了哈哈哈(先找人宰了神經病的樓主好了)

“Let the dead have the immortality of fame, but the living the immortality of love.” ― Rabindranath Tagore
 
「讓逝者有那不朽的名,但讓生者有那不朽的愛。」
  
‘好想化作一隻蝴蝶,乘著微風振翅高飛……’
愿你安息,我童年以為是天使的聲音的主人。

嗯、丟上來讓熟人看看也好
 
我於此處所標示的所謂”攻“ / ”受“比率單指氣質
本人對修羅場、多P苦手
 
十四天使一生不搞基。除非彼女公佈他其實是彼氏,但想想這個可能性都知道(笑)
所以搬她出來只是想說,在我的松觀中,十四非彼女不可、彼女非十四不可。

第二張空白單,可自取填。來源:Twitter@mizuiro2000

發病

一卡拉日快樂啊啊啊啊 色松萬歲啊吼啊啊啊

【建議看完大結局之後才點開全文及圖片集】
 
雖然我也就只是吐槽了一兩句廢話
但仍怕會劇透到親們
所以真的就這麼幾句廢話好了
感想甚麼的還是他喵的藏在心中吧
我猜這種情況也不必多說甚麼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啊啊啊啊官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泥煤啊啊啊
第一次感覺松槽無從吐起
 
這樣的話 我之前截的那兩隻粉粉也說得太準了
只是排球換成棒球了而已……( ´▽` )
 
這兩則留言的讚都是6 真巧啊 【見最後一張】
   

中村:我早就說了【見第二張】
 
收視率有點狂【第一張】
  
這下子神作了
  
到最後還是不知道選拔些甚麼
  
吐槽不完
  
整理一下找到的情報 無法分實偽 所以光看看參考就好
   
那麼
第三季見
 
掰掰再見全壘安打 幹勁幹勁 肌肉肌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