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底

Dear you know, change your word then your world.

之前的短隨筆

少年喜歡死神。
他覺得它很帥。

強大、永生。還拿著把大鐮刀呢。

簡直是自己夢裏化身的形象。撇除打惡鬼、守護地獄和平,這些只屬於他的胡亂幻想。
 


死神沒有喜歡他。
它沒有特別喜歡誰。


它也沒有特別喜歡自己。

它的世界只有黑、白、灰。通常目視的畫面是鐮刀劃過,黑白輪廓便化灰。白色的肉身下飄出模模糊糊一團團灰白黑交雜的影子,那是人類的靈魂。

數十年生死終為一幕默劇。



死神很少思考。

凝固的永恆讓時鐘也融化。若它會思考,也許能成為世紀以來最偉大的哲學家,前提是獎項設有非人類項目。



 
少年長成了青年。
他看著死神帶走了他家的狗狗。
然後是金魚。
然後……是母親。

父親終於也不見了。


青年孤獨一人。





青年長成了男人。


他已經很久沒有想起兒時憧憬的形象了,偶然想起,他會發現自己的心情早已變質。
喜歡成了憎恨。

他恨死神,它殺了他所愛的人們。

男人在妻子病故時狠狠揪住死神的斗篷,說:

你看不見她在流血嗎?
你怎麼還忍心下得了手?

死神問:
甚麼是血?


男人用指背輕輕地抹去妻子嘴角蜿蜒的血絲,回身時溫柔的眼神才又見凌厲了:
這,就是。


死神默默注視著他,看著男人眼角滑下一行淚水,眉目卻是淒清的。它罕有地開始思考,才突然發現面前的人早已過了單純的年紀。

他會把悲傷和憤怒同時呈現在一雙眼內,也會按捺欲揮不揮的拳頭,肩會莫名顫抖,說的話也倍難懂了。忍著痛苦時喉間的結會滾來滾去。

這都是成熟的標誌。


於是它舉起白骨的手,
學著男人的動作拂去了他眼角的淚:

你眼睛流血了。

它小聲又平靜地說。



在男人發現死神分辨不了顏色之後,他下了個決定。
他要讓它"看"得到色調。


他拉著它坐下來, 深吸一口氣,語重心長地說:
從現在開始,我希望你告訴我每當你看到一樣人、事、物之後的感受 ,描述愈仔細愈好。




死神學會分辨色彩了。

過去千萬年來, 沒有誰教過它。從有意識而來,似乎自己就在麻木地揮鐮刀,沒有誰告訴過它思考和感受的意義。


能看得到顏色以後,它第一樣認真端詳的事物就是那個人。
它看得見。他笑起來是很淡的琥珀色,像光在瀰漫。他沉默時是墨藍色的,像水聚在一起,成為海。他用複雜的眼神注視著它時,空氣裏流動著雲霞。死神深邃無物的骨頭眼眶裡開始有了星辰山脈。

因為男人。








死神喜歡男人。
它覺得他很帥。


溫柔、堅強。還懂得放下憤恨呢。

簡直是自己理想的伴侶人選。撇除它半夜爬上他家床時會被一拳揍開,這個它遲遲才意識到的現實問題。



男人沒有喜歡它。
他已經深刻愛過誰。
 


雖然也沒有特別討厭它。


他仍需要一點時間適應這位新的非人類追求者。

他很頭痛。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