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底

Dear you know, change your word then your world.

一杯極微型的小酌

故事是這樣的。
 
  
從前有兩根在火柴盒裏受潮的火柴,
他們都各自懷端著一個小小的心願。
那便是要在哪天被利用殆盡之前,出去看一眼真正的世界。在沉默的囚室、深鎖的土地、死寂的時空裡面;在壓抑的出生、無法喘息的日子、貌似終定的結局之中,他們掙扎,他們渴求"希望"。
  混沌間,他們彼此傾訴心中所想
  
——在狹小的現實之上, 有人寐求着無邊的夢
  
   
明瞭到於有限尋覓無限定不易,他們胸中領悟只有把眼前的圍牆徹底破壞掉,"重生"一事才有曙光。打破本來的凝滯……要燒掉,需要犧牲一個。
某個半夜……或白天? 未經協商,他們悄悄把心中的思念付諸行動
  
——就算我不能出去,你也必須出去
  
  
那麼想著,便把醞釀了一段時日竭力弄乾的身體義無反顧地點燃起。一刻間,那小地方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燈火通明。在光團之中,他們首次照亮了視野,驚訝。卻是不後悔的。
  
——你眼中的火苗,穿過永恆,朝我而來,
搖搖晃晃,似一個笑。
  
  
  
  
我會說,他們最後看到了海。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