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底

最近沉迷第五人格。
CP:杰佣、裘前、鹿幸、园医、蝶盲、黄冒
工作細胞:all白(主癌白 KT白)

給路過的親愛的您 ——愿我們都被這世界溫柔地愛過。

恆食: 一カラ/青火/帶卡/埼傑/Jokerbat/allSpidey/L月/all炸(主贱炸)/露米

其他:
火狙/愛鳴/紫木/all蒼(主丐蒼 副明蒼)/冬盾/SpockKirk/18D/椅蒼(雀椅ok)/泉新/御石/伽夏/斑夏/右新/all真(凜遙ok)/進瀨/秀業/R27……一時想不起來更多了

組合喜歡 黑瓶/筋肉松等等 ……想不起來啦坑太多

請不客氣地隨意搭訕!想與更多愛著二次元的同好們交流。

-----

超愛盜筆但不腐盜筆。鐵三角王道,起靈不朽,小哥天命。你的傳奇自成一個世界。
永遠的盜筆,請讓我用餘生愛您。
/
[他是天空的海洋的顏色]
[佔據了我整顆心的 最溫柔的 藍]
/
#我想看光組每天幸福的汪汪汪(ONE ON ONE#
藏青色和石榴色真是太美了
/
友寶寶一生推
/

Dear you know, change your word then your world.

【明龙】

黑歷系列。
 
 
 
 
 
 
──
  
 
 
 
風在搖曳,穿著校服的明背抵著欄杆,看眼下遙遠的地面,一點點細如草而緩慢如塵地動著的人們。
 
此刻明腦裡一片空白。他是自由的,至少在這短短幾分鐘裡,一個邊緣,劃了界。這個地方是狹縫,最漫長的灰色。
 
 
他差點就過去了,他差不多已經決定好。
直至身後通回校舍的門被咔吱推開。
  
他驚惶地轉頭,看到那個一臉正氣的少年,後者呆了一秒,就開始滔滔不絕地說話。
其實現在想,明也不太記得對方具體都講了些甚麼, 他只記得那兩句,在他看來最關鍵的。
  
"我叫龍夫,你可以叫我小龍,大家都這麼叫的。"
 
"我可以幫你,讓我幫你吧。"
 
 
那人說罷,很老套地朝他伸出了手。

他當然很老套地握回去了。
 
  
  
 
直至現在,明也不曾後悔。即使當自己再一次捧著禮物去找那個人時,意外偷聽到了,關於最開始的絕望以及突如其來的救贖都是出自同一人設的一場局,的真相。

那天他第一次萌起了殺意。 對這個曾給予他頂點與谷底的男人。他抓起鉛筆刀,在龍的右肩留下了屬於自己的感情。

再次見面已是十年後。

事實上他們起初認不出對方。 把兩人再次連繫在一起的,竟又是暴力和交易。明吃吃地笑著,向倔強的男人走去。短暫的騷亂後,他的舌頭碰觸那個傷口,上面還有血銹味。
 
風在搖曳,帶著腥。兩個男人面對面坐在漢堡店裏, 龍在沉默,明在大口啃嚼。
"自從幹這份工作以來,我就再也不曾覺得食物是美味的了。"
他的小龍說。明盯著他。
眼前人沒有變多少,只是臉上線條更剛毅了,眉間的溝更深了。 讓他好想咬。
 
想這畫面,讓明笑了。原來地面好涼,天空沒有光,他在這裡躺著,而他的龍仍在刀口舔血。
 
 
你不恨我嗎?
 
龍曾這樣問。 而明當時笑笑回答說,不。明更喜歡現在的自己, 他真心感謝龍讓他徹底改變了。明不記得自己了結過的五官,他只記得他的龍未曾屈服於牆的逼近,那點拳頭上的青筋。
 
 
最後出來的,是地下停車場那對勾肩的身影, 龍再一次拒絕了自己的索吻。這是一段扭曲的感情,不是愛,不是恨,但有愛和恨。
 
  
  
  
明沒有閉上眼睛。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