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底

Dear you know, change your word then your world.

【癌白】小黑屋之一

癌白番外。 時間線大概在第二次癌戰爭後段, 小黑屋時段其實比想像中長吧, 足夠他們談人生。以及計劃婚後生活【啥】。
  
 
 
── ── ──
  
 
  
在癌囚禁白的那些日子裡,他們有過好番耐人尋味的對話。
  
 
「你有沒有想像過,外面的世界?」

癌看似漫不經心地說。他端詳著自己的指節,手背上的紅筋蟄伏如條條幼蛇,在煞白的膚色上顯眼非常,危險而病態。
癌隔著指縫斜眼觀察那安靜坐著的男人,嗜中性球1146號仍舊抿唇望著遠方,一言不發。
  
 
說實話, 癌比較喜歡對方的目光放在自己身上,那人很少有表情,一股沉穩的氣息吸引他靠近,只有在被那雙平靜的黑眼珠注視時, 癌才能深深感受到彼此。

覺得安心。

癌也不懂為何自己會從一個宿敵,一個免疫細胞身上找到這種感覺。 癌認為這幾乎能成為從他出生以來碰到的最古怪的謎團了,除了自己為何而出生此事本身以外。

白終於開口,聲音有點沙啞。太久沒喝水的關係吧, 癌心想。
「你想說甚麼?」他低聲說。

哦, 癌喜歡白這個樣子。隱忍的,不失和緩的,不放棄的。 即使在這個不見天日的地方,男人也是那顆乾淨的血球。坦率、不懼、純粹。
  
 
白色的。
 
 
癌舔了舔唇。在他看來,只有自己看得出自己身上的蒼白和那人的白色之間有甚麼區別。
完全是兩種顏色。
 
很多的這些想法,他都沒有對白講過。
只是獨個兒的胡思亂想。
  
 
  
「我的意思是, 這具身體以外之處。」 癌說,
 
「我和你,都是在這裡面出生的,所以並不知外面的模樣。可我之前休養整頓時,就碰見過從傷口進來的細菌。就你平時殺死的那些。我們來了一番愉快的交流,也分享了那部分皮肉的營養……當然在你們的大軍趕來把他殺死之前 ,我帶著收穫溜回去啦。」 癌輕笑一聲, 白皺起眉。
  
  
「 你知道嗎……外面時間流逝的速度跟我們這可不一樣呢。」 癌自顧自續道。

「告訴你吧。我的小可愛白血球先生…… 你這一生,在這具身體的主人眼中,不過是幾天。」
    
白仍沉默著,臉上一貫的波瀾不驚。 癌頓感無趣,撇了撇嘴:
  
「 那些東西,人類, 以年計算的人生,那麼多虛度的時間,那麼多傷害自己身體 ──你們 的行為,懂了嗎?
你現在每刻充實勞碌,為了甚麼? 」
他冷笑。
  
  
這短暫的"幾天", 卻便是我們 一生。
 
  
白不語,他有點頭痛。 癌像個瘋子,三不五時把毀滅等等掛在嘴邊。 現在則開始唆使他不要盡免疫細胞的義務。
久未進食讓他思考起來也有點費力,抬頭卻見癌笑容燦爛地朝自己露出了一截手臂:「吃我?」
他說。
   
白扭開臉,嘗試閉目養神。盤起腿揉了揉因久坐而酸痛的肌肉,他低下頭,突然想起癌以前說過的"先得'自由',後死亡"。白不著聲地歎了口氣。
 
癌發亮的眼睛描摹著面前男子嘴唇的輪廓。
今天也不願意接受我嗎?
 
他有點小委屈。
 
  
曾有人告訴我我的出生本來是個錯誤,後來我在我的時間遇到了你。
卻看見你站在對面,那個曾經的人、那些人旁邊。
  
    
  
不過,沒關係。

我們還有明天。

评论(10)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