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底

最近沉迷第五人格。
CP:杰佣、裘前、鹿幸、园医、蝶盲、黄冒
工作細胞:all白(主癌白 KT白)

給路過的親愛的您 ——愿我們都被這世界溫柔地愛過。

恆食: 一カラ/青火/帶卡/埼傑/Jokerbat/allSpidey/L月/all炸(主贱炸)/露米

其他:
火狙/愛鳴/紫木/all蒼(主丐蒼 副明蒼)/冬盾/SpockKirk/18D/椅蒼(雀椅ok)/泉新/御石/伽夏/斑夏/右新/all真(凜遙ok)/進瀨/秀業/R27……一時想不起來更多了

組合喜歡 黑瓶/筋肉松等等 ……想不起來啦坑太多

請不客氣地隨意搭訕!想與更多愛著二次元的同好們交流。

-----

超愛盜筆但不腐盜筆。鐵三角王道,起靈不朽,小哥天命。你的傳奇自成一個世界。
永遠的盜筆,請讓我用餘生愛您。
/
[他是天空的海洋的顏色]
[佔據了我整顆心的 最溫柔的 藍]
/
#我想看光組每天幸福的汪汪汪(ONE ON ONE#
藏青色和石榴色真是太美了
/
友寶寶一生推
/

Dear you know, change your word then your world.

【癌白】初遇

那本來是好戲的第一幕。
 
 
他擠出一臉慌張,在街道上與現了真身的同伴你追我逃。對方奔撲着,笑得張狂。癌細胞猜想,他是否早已看透生死,還是從不想過生死為何物。
  
兩旁的普通細胞驚呼一片,對異肢遍體、眼白化黑的癌細胞同伴滿是疑懼。聞聲趕至的白色身影眉頭緊鎖,只稍稍猶豫片刻,即提刀而上。
  
癌細胞只覺耳畔有風掠過,那人已越過他, 將他擋在身後,制住他同伴的手臂。 電光火石間,癌細胞聽到同伴尖銳的嚎叫,「嘰呀」一聲在拖長,淒厲無比,卻轉瞬已逝。
   
一個俐落的抹脖。
 
血花四濺,同伴轟地倒在地上。白色身形落了一身紅。帽子、臉頰、同樣為全白的工作服,半江紅。那人蒼白得詭異的皮膚映著點點血斑,鮮艷得刺目 。
 
 
染上 癌 的血了。 純淨無暇的東西,弄髒了。
癌細胞心想。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
 
  
「不知那個是甚麼怪物? 話說嗜中性球果然還是好殘酷。」不遠處的群眾竊竊私語著。
 
 
白血球半蹲在地,他凝視著這具新鮮的屍體。深黑至極、沒有波瀾的眼睛定定地睜著。
他正努力試圖分辨,眼前的細胞被哪種病毒感染過。但那看來沒有辦法了,這似乎是一種他往前從未遇到過的病毒。
  
癌細胞看著白血球,後者良久沒有動作。 癌細胞想: 這傢伙在為那些無知的群眾而生氣嗎?
在壓抑?
換了是我就開殺戒了。
 
 
 
他並沒有發現,自己對眼前人生了注意。
  
在男子越過自己的一刻,輪廓逆光。還露出了整個後背,看起來那麼脆弱,只要癌細胞刺出一根異肢就能將其貫穿。
 
但他並沒有這樣做。
我目標並不只是現在,一個渺小的白血球。他想。
  
卻不察覺,在這個渺小的白血球擋在他身前,一臂悄悄伸出,將自己與另一個癌細胞隔開時,那一剎他心底泛起的漣漪。
 
像是微風吹過波面。
 
 
 
 
「你這次的獵物真是稀奇啊,」
白血球扭頭一看,殺手T細胞就站在跟前。
「我好久沒看到嗜中性球驅除細胞了。」
 
「啊啊,是殺手T啊。」白血球輕聲招呼。
 
「這傢伙,應該是被病毒感染了吧。真是可憐啊。」殺手T細胞表情並無起伏,他雙手抱胸, 把目光轉向仍然蹲在地上的白血球,看著對方側顎帶血的白皙弧度。
 
 
 
「果然是這樣嗎……」
 
白血球說完。微微低下頭,垂了視線。
 
「會讓……細胞犧牲的事件,還真是遺憾啊。」
他道。
  
 
 
只有站在開外一直在仔細觀察白血球臉容的癌細胞, 看到了後者句子中段消在風裡的唇形。
  
  
 
  
 
 
那個人, 他原本想說"夥伴"。

评论(3)

热度(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