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底

Dear you know, change your word then your world.

【色松】(續畫,乃延伸之作,侵權删……)
  
這圖改自一條我最愛的色松視頻,那視頻出自一位韓國大大之手。這裡的第二、三張便是從它處截的原圖,也是改圖的基礎和靈感的源頭。

除第一二三張以外,第六張及其打後的分別都是兩隻半身和自加字幕的中英版,我是有弄了全身的自己存著,假如這篇沒被舉報才再考慮考慮悄悄丢過來吧……
 
本來沒打算把我這手任性的單純為了滿足自我私欲的改畫公開,想著私藏算了,畢竟或許是冒犯了原作者嘛……  結果到最後還是像個無賴般偷偷放了上來。唉,若等下被說就刪了吧
原作者大大,對不起!(跪下叩頭
……
  
原影片連結:
  
播放源一:(Youtube)
https://youtu.be/MUgYnsW06KA
  
播放源二:(Bilibili)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551113
 
  
故事內容如何好看感動還請各位沒看過的親們動動手指去切身感受下了!
※是把甜甜沾血的玻璃刀(糖製的)。
  
 
個人覺得這幕實在太美了,重看多少次都有感被震撼到窒息:
——
  
他從沉棺中復活,一身黑衣長袍,與那對白得透光的翅膀是襯絕之景。眼裹是憐愛、是愴然,是深深的無解的歉意。彷彿明悟你長久以來的孤獨寂寥,張開的臂膀似要連你的這份悲傷也一同承受包攬。
他回來了,回來擁抱本已破碎的你。
於是你明白,你的感情,除他以外無其他任何人愿意,甚至能,背負了。
於是你知曉,漫長枯燥空虛的等待,終於迎來了回應,流浪的你,有歸宿了……
他懂你的落寞。他容納你的執念。
於是所有的一切,過去、現在、未來,似乎都有了意義。
你又哭了。再次為這個人哭了,你緊緊地凝視著他,害怕他下一刻便會消失不見,如同從未存在過一樣。你噗哧噗哧地流下豆大的淚,不知是喜悅的、傷極的,還是兩者皆是。
他和他,兩雙瞳孔照進彼此的靈魂,就這麼對望著、對望著、對望著。時間空間都凝固了,所有情緒定格在這一剎那。
直至他開口,一如以往溫潤淳厚令人安心的嗓音,嚅語柔道:
   
  『 你已經孤單地活得夠久了。 』
 
低低的一句,卻重重地敲進了誰的心深處,無聲無息地驚動了愛情。
 
——
 
  
剛跟家人拜祭完祖先。乘了一趟趟的車、看窗外不住流轉的風景,在爬上好幾個斜坡、翻過一座小山頭後,終於到達那每年見一趟的露天火葬場。細細的雨粉和著燒焦的紙屑漫山紛飛著,到處都是灰、紅、黑白,不知是誰先染了誰的顏色。
天是灰白的、地板是灰白的、墓碑和上頭的臉孔都是灰白的。
當祭品的肉食是紅的、燒的香是紅的、人們的行李和塑料袋也是紅的。
黑壓壓的人頭聳動着,我站在漆啞的燒窯旁第一次想要見證火舌把冥幣吞噬的過程。去年的我對此毫無興趣、前年的我怕熱怕髒、再之前的就忘記都是甚麼原因了。所以今年真是第一次。沉默的第一次。也許"長大"便是如此吧。
熱氣和灰燼撲臉而來,我思考著拜祭的意義。想到了死亡,想到了確實有一個死後世界的傳說:燒毀、失去的東西會完好無缺地出現在另一個地方裏。它被人們口耳相傳,一代代傳承下來,所以如今我們燒着香、每年一日浪費大量的紙張。
那麼一百年後呢?這個傳統還存在麼?還有和我一樣想着這些事情的人嗎?
那時我早就湮滅的身軀,會過渡到一個怎麼樣的世界?

回過神時,滿頭、滿身已蒙上一層灰屑,窯裏也只剩下一堆渣渣,看不出它的本來面目。
——
 
三次元的事物都無法久存,但我祝福我們心心念念的活在二次元的他們和他們的愛,能夠永恆。
在跨越了死亡之後

评论(13)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