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底

Dear you know, change your word then your world.

【色松】那對笨蛋情侶的碎碎唸

哦哦是之前上課時在筆記本塗鴉的色松小段子啊,居然被我找回了,往前只給坐鄰座的基友看過。那麼丢上來當保存吧!也當一個小分享(注意菜鳥文筆
 
※兩隻松將會一唱一和地自白

 
  
以下正文展開-
  
  
一枝:雖然我沒有熱愛生命的動力,但我愛的人有。所以我偶爾還是會陪他瘋一下,這個還是做到的……是即使像我這樣的不可燃垃圾也做得到的事。
 
卡拉:我想要讓一枝麻子知道他的存在是多麼美好而寶貴重要的一件事,為此,我會用整個下半輩子讓他明白這一點。就算無法拯救全世界,我也要拯救他。
 
——
 
一枝:那傢伙總是動不動就哭,我不懂為何明明大家都是兄弟,就他的淚腺這麼發達。……儘管如此,他的眼淚還是只能給我一個人看。嘛,因為他是我的所有物。

卡拉:喜歡一枝麻子,喜歡他的一切,如果他愿意再跟我分享更多關於他的世界,我會開心得不能自已的。(傻笑)
  
——
 
一枝:……我對他又愛又恨,是因為他那令人不解的……義無反顧的溫柔,即使是對著我這樣的人渣,也能無條件給予的溫柔。

卡拉:原想渡過寂靜與孤獨交織的一個日夜,卻無可避免地每時每分都思念着我那唯一的可愛的四弟,真是沒辦法啊~(四指按額)
   
——
 
一枝:我不知道,也不敢肯定自己的感情。有時候,我甚至會想,我對他是不是僅算得上一種扭曲的戀慕而已,配不上"真愛"之名…… 每到了這種時候,我都各種想逃避。
 
卡拉: 我不去想他以外的事,我不想思考太多會令我倆徒添憂傷的無謂問題,為它們煩惱是世人自找包攬的工作。我只知道,我敢肯定,我愛著他,是超越手足、凌駕血緣的愛,僅此而已。
  
  
——
  
  
-
自白部分先到這,以下是(打情罵俏)小劇場
※情節偏 一カラ 哦
-
 
 
——
  
  
(夏天。要貢出一隻貓或者次男(?)給末弟修煉剪毛好習得技能給女生們理髮)
 
一枝:甚麼?要在貓咪和那傢伙之間二擇其一?我去死好了。

卡拉: 一枝麻子!你不要死!不要!My Brother!!一枝~麻子!!!

一枝:……只是"brother"嗎? 是不是有甚麼忘了?吶?(黑化顏)

卡拉:(喉間一咕碌咽了口唾沫)嗯(顫音),My Love,my bad my bad,Dear 一枝麻子 I Love You。

一枝:哼…… 算了,今天暫且先不死。(←因為得意所以語無倫次的示範

卡拉:以後都不能想著這種事情啊!!一枝麻子!

一枝:吵死人了!……那得看你的表現。

(最後末弟十分機智的無視了這對兄弟笨蛋情侶,自己去問髮型師朋友(朋友就是多)借了個理髮廊不要的假毛來玩)
  
    
——
    
  
(冬日的客廳,一藍一紫依偎在一起。
一枝的圍巾早給貓咪玩壞丢到角落發霉了,所以他現在正披着一條藍色的……閃亮亮的……"布條"?)

一枝:喂,卡拉麻子尼桑……("尼桑"快速帶過)你不冷嗎?

卡拉:哦是來自親愛的一枝麻子的關心嗎!可是不必掛慮!因為我是一個熱情的男人,擁有最熾烈的身心……

一枝:你可以滾了,那邊有窗。今天冷,不想動手。

卡拉:你怎麼能這樣待我? My Brother!My Love啊!(哭)
 
一枝:(心動)……哭你妹(強吻)
 
卡拉:欸?突然……唔……這麼強硬?!嗯……不……等等……啊……
 
——

(拉燈唷( ´▽` )←欠揍)
 
  

感謝你閱讀到這兒QAQ 可能還會有類似的碎碎唸段子。
畢竟色松之間的互動有無限的可萌(?)性耶(撒花
那暫別了米娜桑(揮揮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