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底

Dear you know, change your word then your world.

【甜,對話流】「新開桑,我可以一輩子和你在一起嗎?」

【胡寫的一份泉新清水小小段子(極短),大家請愉快地食用吧】
【很想寫新開害羞反抗的樣子啊。可是, 無論如何他也只會溫柔地接受吧,臉紅和不習慣的倒更可能會是泉田這隻笨拙的年下攻www】
   
 
 
新開前輩很溫柔、隨和,泉田的請求他都會答應。
   
   
   
「新開桑,可以一起訓練嗎?」

「可以啊,來吧」
  
 
「新開桑,可以告訴我我的衝刺有哪裡需要改善嗎?」
 
「可以啊,聽好了,……」
   
 
「新開桑,可以每天來三年級的課室找你嗎?」
 
「可以啊,無任歡迎」
  
 
「新開桑,可以每天給你做便當嗎?」
 
「可以啊,我現在中午光吃營養棒都不夠飽了」
 
 
「新開桑,可以每天坐在同一張桌子吃飯嗎?」
 
「可以啊,正缺伴兒呢」
 
   
「新開桑,可以一起回家嗎?」
 
「可以啊,夕陽好美,你看看……」
 
 
「新開桑,可以讓我幫忙照顧兔吉嗎?」
 
「可以啊,牠也一定很樂意的」
 
  
「新開桑,可以在你家留宿一晚嗎?」
 
「可以啊,今天你也累了,天亮再走吧」
  
 
「新開桑……」
 
「嗯?」
 
 
「可以親你嗎?」
 
「嗯、可……」
 
 
【啾】
  
 
「……新、新開桑,可以和我交往嗎? 」
 
「嗯、我以為我們一直都在交往呢」
 
 
「新!新開桑!!那、那可以嫁給我嗎!!!」
 
「可以啊,泉田,可以啊…… 雖然可能要等到大學畢業之後了」
  
 
 
------
 
泉田睡著了,發出輕細的呢喃。
 
「隼……人君……可以……嗎……喜歡……」
  
  
 
「可以啊…… 塔一郎,甚麼都可以。
    
我也一直,好喜歡你。」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