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底

Dear you know, change your word then your world.

這裡的月亮很特別,入夜之後是紅色的。


 

 


求生者從密碼機中抬起頭,突然想起他們好像從沒有見過這雪地的白天。


 

 

 

 

 


月亮看久了會被吸入去。


 

 


吸入去就好了,他想。


 

 

 

 

 

 


莊園的圍牆仿佛是一堵隔斷時空的巨壁,外面是曾熟悉的世界。月亮應當是白色的。


 

  

 

 


然而映入眼中的仍是妖豔欲滴的血。


 

 


從狂歡之椅那兒,一路流淌過來。


 

 

 

 

 


逃脫失敗。臉上溫熱的是隊友的血,和自己的淚。




而冰冷的是從天上降的雪。


 

 

 

 

 

 


椅子在空中旋轉的時候,眼前整片風景會顛倒,月亮好像有一刻會朝人砸下。


 

 


暈頭轉向。

 

 

 


 

 

 


所有人在椅子回到莊園前就會暈過去,沒有人能看清一路的景色。醒來就要等待下一次逃脫任務。


 

 

 

 

 


張開眼看到一如以往只有用具供自取的醫療室的天花板時,求生者開始思考,自己滴在雪地上的血,都用多少時間融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