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底

Dear you know, change your word then your world.

那名男子好比一杯雪山頂的清茶。


若能揉碎時光,隨自己喜愛的方式撒遍腦海,能否拼湊出倒映着你模樣的湖。
或狹窟之中,或深洋底下,書裡你的肩頭挑起一切。比青銅門更厚重的是次元之壁。僅能以指尖拂過頁間你看似單薄的名字,怎我卻覺足矣。


顛簸朦朧的畫面搖搖晃晃浮沉於思緒,風吹過秦嶺那樹響起烈火舞動的聲音,劈啪喇啦。恍惚間,好像看到潘子倚牆一笑。
只是上一幕,你渾身浴血坐地垂頭安然地說:
幸好,沒有害死你。
頃刻間,已在號角轟鳴陰兵隊伍中回眸靜望,那一聲再見,好像已注定迴盪十年。
古樓機關裡,燭又滅了幾支。


曾反覆夢見你古井無波的眼睛,訴說著純粹的淡泊,教人安心,沉默竟是最可靠的溫柔。
他說過,這趟渾水勿蹚太深。但他們是必須蹚的,不然怎麼叫兄弟呢。鐵三角只是他他他義無反顧彼此交付的後背而已,時間因此有了意義。半輩子蹉跎在染成黑白的墓道裡。
你再惆悵只是嚼了根煙草。


後來年歲仍不徐不疾地流逝。都長大了,沉澱了。我們和沙海的少年們一樣,努力把日子過的更好,嘗試在面對意外時處理得更順服點。偶然也會把牙關咬出血,但不濺點血,怎麼談人生。


唯有終究忘不了是你們的背影,即使不如初見也不減高偉。


感謝三叔,您用一支筆寫下一個時代,奠定了某些不變的感動。自己曾這麼狂熱地說過:你慢慢寫,我們用一生去追。現在想把同一句搬出來,致敬我青春的一大部分:盜墓筆記。


故事永不終結,情與青山綠水共長存。
我們是稻米,我們在這裡。


-


-


-
【關於起靈的碎碎唸較多 不好意思//
【圖為自繪 獻醜了。

评论

热度(2)